最新文章
 
您现在的位置: > 首页 > 鉴堂有约 > 正文
梦想开始的地方
学校网站系统   2022-04-10 21:57:33 作者:颜世明 来源: 文字大小:[][][]

梦想开始的地方

颜世明  1991级三班  

前几天,上大学时的班主任黄老师约我写一篇以“我和我的母校”为主题的文章,纪念建校50周年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尘封了近三十年的与师专有关的人和事在我的脑海里渐次铺展开来:小而精致的校园,别具一格的图书馆,教学楼的灯光,校园外月光笼罩下的林荫道,还有我的老师和同学们......一切仿佛就在昨天。我突然意识到,与母校别后的近三十年里,虽未有过故地重游,但是,母校一直在我心里,一刻也没有离去。我与母校的情缘,就如同孩子之于母亲,无论时空如何变幻,永远割舍不开。我今天所有的一切,几乎都可从母校溯源,她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。

故事那么多,从哪里开始呢?今夜,索性就截取几个片段,与母校隔空叙旧吧!

两件事铸就了我的自信

1991年秋天,我从“小农村”走进“大城市”,成为德州师专中文系的一名学生。入学不久,与我同时考入师专的一个同学对我说,学校保卫科有份为新生办理身份证的工作,保卫科的领导正在考虑在新生中找写字好的学生帮助完成,你要不要去试试?“我能行吗?”“不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?!”在他的鼓动下,我们一起走进了保卫科,保卫科领导要我写几行字看看,我就认认真真地写了几行字。没想到,领导居然说“行,明天课余时间就开始工作吧。”那项工作,我和另外几个新生同学一起干了大约10天,我的工作质量得到了领导的认可,我也收获了人生中第一笔较为可观的劳动报酬。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,学校举办“校园文化月”活动,其中一项活动内容是举办师生书画展。在高中时我自学过书法,也曾在学校的书画比赛中获一等奖。但是,那毕竟是一所小学校,书法爱好者少,我能获奖实属偶然。如今,在师专这个大校园中,有那么多来自各个县的学子,我那点小特长恐怕是“小巫见大巫”。所以,我迟迟没有准备作品。也是那位同学见我没有行动,就一再鼓励我: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,试试怕什么!在他的鼓励下,加之有了上次的经历,我校园系列之宿舍全沦陷了书画比赛。没想到,我的书法作品《春之梦》居然获毛笔书法一等奖,后来日本新居滨市代表团到师专参观访问,我的这幅作品还在学校展厅向日本友人展出。在那次获奖后,我的那位同学兴奋地捣了我一拳,说“怎么样,我说你行吧!”这两件事铸就了我的自信,使我在此后至今的岁月里,始终能够自信满满地面对一切困难和挑战。这是在大学生活最初的岁月里,我的母校和我的同学给予我的最丰厚的影响我一生的礼物。

一个人教会了我诗意地生活

有人说“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幸运”。我就是那个幸运的人。在师专短短两年的岁月里,让我遇到了不止一个“对的人”,其中之一,便是我的外国文学老师--诗人朱竹。我是在入学之初,听了朱老师的一次诗歌讲座,并因一首诗歌习作获其好评后与朱竹老师接触并熟悉起来的。朱老师知识渊博,阅历丰富,平易近人,谈吐间尽显诗人气质,在他身边常围拢着一帮爱好文学的学生。我一向喜欢文学,尤其喜欢诗歌。与朱老师熟识以后,我就成了他家的常客,经常去他家听他论诗,请他修改我写的诗歌,与他一起讨论某位诗人的作品。与朱老师的交往中,对诗歌的创作有了越来越深的感悟,尤其是,通过读朱老师的诗和他的言传身教,我感到朱老师身上最可贵的品质在于有一颗不老的诗心,他不止在写诗,而且在诗意地生活着。所以,他对目之所及、心之所想、身之所历总能灵感频现,诗潮滚滚。在他的影响下,我畅游在诗歌的海洋里,两年时间里,写下厚厚一本诗歌,我的求学生活也因此变得诗意盎然,色彩缤纷。我为遇到这样一位老师而庆幸,他不止教给我知识,还教会了我如何去面对生活。毕业前,朱老师在我的《毕业纪念册》扉页上亲笔为我题写了一首诗,给予我祝福与鼓励。毕业至今已近30年,期间,也写了不少自认为“诗”的东西,从没拿出去发表,自己也知道离发表的标准差的还远。但是,在这30年的岁月里,我无论是身处顺境还是逆境,无论是欢乐还是悲伤,诗都是我心灵的栖息之所。我成不了朱竹老师那样的诗人,但是,我可以像朱竹老师那样诗意地生活。这或许也是朱竹老师对我的期待。于我而言,这也就足够了。

一个人圆了我一生的梦想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,我自然也不例外。高中毕业时,我的梦想是当一名警察。无奈的是,因为高考成绩达不到警校录取分数线,曾经的警察梦就此破灭。考入德州师专后,曾有人对我说,离我家仅几里地的六一农场每年都到地方院校招人,那里穿警服,待遇好,看能不能找关系分到六一农场工作。我有同学就在农场上班,身穿警服,威武挺拔,待遇也确实不错,但是,我家近亲远戚就没有一个用得上的关系,所以,也就作罢。1993年我师专毕业,竟梦幻般地被分配到山东省六一农场工作,做了一名监狱警察。原来,我们毕业离校后,六一农场的领导到学校联系招学生,我的班主任黄金元老师考虑到农场待遇比较好,离我家又近,就推荐我到农场工作了。我听后,简直不敢相信。别人费尽周折都难以办成的事情,到我这儿竟然毫不费力就办成了,我的警察梦竟然以这样一种形式得以实现!黄老师仅长我几岁,戴一副眼镜,文质彬彬,那时虽是初为人师,但是讲课风趣精彩,因为年龄相近的原因,与学生相处的非常融洽,给我们的感觉既是老师又是兄长。但是,说实话,那时,除了学习和学校的事情以外,我和黄老师接触并不太多。所以,在我的分配去向上,一直感恩我的老师,他的“轻轻一推”,竟以别样的方式圆了我的警察梦,改变了我命运的轨迹。去年,因为职级晋升涉及师专学习时期的档案材料,黄老师百忙之中,为我四处奔波,终使事情得到圆满解决。工作后,每当我穿起警服,走向心爱的工作岗位,每当我与人谈起大学生活,我都会谈到黄金元老师。坦率地说,当初,因为与梦想擦肩而过,选择师专是无奈的。但是,经历了师专的人和事,特别是遇到了像黄老师那样的一些老师,对我而言,对所有走进德州师专求学的学子而言,选择德州师专都是人生中极大的幸运!

我骨子里是一个怀旧的人,同时,也是一个离开一个地方就不敢再回去,时间愈久愈不敢回去的人。离开师专30年的我日夜夜里,多少次神往,多少次梦回,但始终没有勇气重回母校,是因功未成名未就,还是怕物是人非,自己也说不清楚。但是,我知道,母校如同母亲,她的精神,她的基因已经融入我的血脉,无论我走多远,都会在某个瞬间感恩地回眸。

夜深了,就此搁笔,愿与母校再次梦中相遇。